新冠肺炎境外输入病例破千 英美俄三国占比近五成


另据人民网消息,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显示,截至今年2月29日,美国仍然拖欠2019年世卫组织会费,拖欠比例超过70%。美国还应在今年1月1日前缴纳总额约1.2亿美元的2020年会费,但至今分文未付。4月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分别为深圳报告1例(美国输入,入境口岸发现),佛山报告1例(尼日利亚输入,主动排查发现)。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75例。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说我要这么做,但我们会考虑这么做。我说过我们要研究一下,调查一下,观察一下。但我们是说,将考虑停止资助。”

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吃了睡,睡了吃,估计要长胖了。”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很喜欢他,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随着疫情开始在美国国内扩散,政府没能对病毒进行大规模检测才是其早期应对措施中最受批评的方面。此外,特朗普还一直试图淡化病毒的威胁。

“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4月1日,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不过,杨勇表示:“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我打算备足粮,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看看美景,等疫情过去。”

疗养院为杨勇提供洗漱用品,换洗衣物可以交给护士用洗衣机洗,保洁阿姨每天打扫两次房间。隔离期间,医护人员都特别友善,知道他是健康的,完全没有“嫌弃”他。

“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3月14日,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

【文/观察者网】特朗普一直以来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不满在7日那天达到高潮。

“政客”新闻网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最初的旅行限制和政府随后的行动都没有让这些限制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